登陆

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

admin 2019-12-14 154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暮霭低垂,有薄雾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从脚底升起,有鸟收敛茸毛在枝头守望,天像一块黑色的幕布盖了下来,四周静了下来,只能听见夜的湿气滋润万物的声响、风吹过庄稼叶片的声响,还有我的烦躁在一点点发出的声响……

那一刻,我置身其中,独自一人,竟然没有一丝惊骇,心里却是无比的安静和舒展。我便是山上的一株草木,在清风里婆娑;或许是停驻在枝头的那只孤鸟,在夜里守望;或许是脚下的那条小溪,在月夜里吟唱……

许多的时分,我更喜爱山里,这儿原始、天然和真实。呼呼的风吹起衣裙,发起舞了,心也跟着舞了。一颗被关久了的心,是更巴望翱翔的。那时,孑立便是翅膀。

孑立是一袭富丽的袍,那富丽藏于素简之下,埋于幽静之世界名著中;孑立,是那幽静中敞开的花朵,不需要回应和听众,只一个人默默地敞开。

孑立是一个人的,一个人,有必要是一个人,才干更完全、更通透,也更狂野。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听不见了,只要心里和心里的私语,只要心灵与心灵的融合。这样的时分,更简单看清、放逐和抵达。

一个人,能与自己侃侃而谈时,那孑立也将变得妩媚了。

独孤,是晴空里散步的闲云,是枯枝上的那一两颗红枣,是寒风中的枯枝,立着傲人的风骨。

看那天空里的云朵,闲庭散步,波澜不惊,时而如游丝,时而似花朵,就那么为所欲为地飘在空中。那闲里,有坦荡的胸怀和明澈的孑立。

再看那冬季里的枣树上,一颗两颗的红枣,小灯笼一般地亮在枝头,多么诱人的笑靥!多么夺目的孑立!清凉里有春在孕育,有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暖在闪耀。

见过漫天的雪花,突如其来,带着冷冷的质感,天地间只要白和自己了。山、天、风,一切都停止了,只要雪花在飘动,在抒发,又孑立又素美。我的目光通过它们风情的舞姿,通过它们厚意的眼眸,那里有清绝的孑立,尊贵而纯洁。

也见过寒风里凛然挺立的枯枝,它消瘦、孑立而又抑制,那夏天里的稠密,都消散了,但每一枝上都留下斗争的气味、反抗的痕迹。那铮铮的骨力,像一颗据守信仰的不平魂灵。我听到,有高昂的歌在唱响。每次路过它们,我都给予一缕目光,以示敬仰。那孑立里,是有着汹涌的力气和翻天覆地的气势的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里某些东西就被唤醒或催生了。

“在冬季的荒野里,在肃杀杀的寒风里,那些枯枝上的鸟巢,挂在树梢上,看着危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如累卵,无限孑立,但又具有丰满的坚硬的力气。”这是雪小禅笔下的鸟巢,又疏离又风华。这孑立,要把小禅仰慕死了,恨不得自己便是那鸟巢,挂在那高高的树枝上,多么风华绝代的孑立呀!

“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余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”张岱是孑立的,这孑立是脱离了庸俗的热烈和焰火的喧嚣,一个狷介的魂灵,放在这白茫茫的纯洁里,更有一种凛然于世的小众的力气和美感!

“孑立,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,不在一个人里边,而在许多人中心。”三木清这样说。

人,假如没有能够交流的目光,没有能够倾听的耳朵,没有一个魂灵与一个魂灵的重合,即便你周围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门庭若市摩肩接踵,那也是孑立的,那种孑立,会让你压抑和窒息。

这样的时分,张爱玲挑选了疏离。几回搬迁,为的是逃离人群和尘俗。关上门,一头扎进文字里,在墨香里把孑立织成了一袭富丽的袍,那袍里裹着一颗清绝傲慢的魂灵和富饶富贵的创意。有时,孑立便是孕育创意的温床。

张爱玲不食人间焰火,天然有着丰盛的文字来裹腹,那么咱们呢?当它来时,该以怎样的线来织这孑立的袍?

咱们相同能够把它织成一袭富丽、尊贵而又清绝的袍。

那就去找一个心灵符合者吧!把自己的心房完全地翻开,她会默默地听,你笑,她会同你一同笑;你哭,她会给把膀子靠过来。她最懂你,懂是交流最短的桥梁。或许,你和她什么都不要说,只一眼,就已经是千言万语了。

懂,是火,会使孑立的坚冰化成水,那水上有彩色的光泽,在闪啊闪……

但,更多的时分,散文《孤单是一件富丽的袍》,情景美,意境美,值得一读是你有满腔的话,却找不到一个听众,连一个也没有。这时,孑立就像你捂在怀里的种子,瞬间就千朵万朵挂上心头了。它摧残你呀,要摧残死你了。

那就去挨近草木吧,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随时听你倾吐,但草木能够,它们最为忠实,时刻在原地等着你。风儿轻轻地吹,叶儿低低地语,那种湿漉漉的私密和温度,会让你逢凶化吉,会让你瞬间与孑立宽和。孑立,分明方才仍是长着怪刺的仙人掌,瞬间就开出千朵万朵的花来了。

或许,在静寂里翻开一本书,遵从文字的呼唤,精力得以喂食,精力的土壤一片春色,又勃勃又妖娆。这缕孑立的藤蔓,缠绕在了文字上,在心的念上留下的都是逶迤的途径……

真实不想做,那就什么也不要做了,就坐在窗前,沏杯清茶,把眼睛向窗外看,远一些,再远一些,那里是山峦,是烟黛,是云雾,那模糊的美感和远意,会击中你的。你能够看到,那空白的心上,有孑立正在跳着富丽的舞……

人孑立并不可怕,怕的是精力上的孑立。

当一个人能把孑立织成一袭富丽的袍时,他的精力上必定高悬着一盏明灯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